Friday, 17 January 2014

死神的審判




日本電影只要是說情談生活的,基本上都不會難看到哪裡
如果金城武再帥還是不能趕走你的瞌睡蟲,很明顯的《死神的精度》不是你那杯茶
其實無關看電影的品味,只是個人口味不同而已

改編自日本人氣作家伊板幸太郎名作「死神的精度」
《死神的精度》不是一部很感人很棒的日本電影,但是觸動人心的感覺還在
他很平靜的抒說一個死神在執行任務所遇到的人和事
不一定要有所啟發,也沒有大條做人道理
就只是在玻璃杯裡散發裊裊白煙的菊花茶
清新舒服卻不會讓人印象深刻

喜歡開場他帶走小女孩一幕,短短的片段即解釋了死神的任務,又有令人“哦”一聲的轉折。



1985年, OL藤木一惠(小西真奈美)和 死神千葉

第一個故事的死神,金城武演起來有點尷尬,感覺上不懂位在哪裡,有時看似很抽離理智,有時又像產生絲絲情愫,可是又不是那回事,像個漫無頭緒的大小孩,我也看得怪怪的,不懂要怎么投入。

可是,金城武帶著傻氣無辜的氣質,永遠都吃得開。相信很多人都喜歡這個故事裡金城武的造型吧!真是太日劇太帅了!




2007年

瀟灑又有點搞笑的死神,這樣的性格才是最象我心目中的“死神”~行為捉摸不着,不按人世的道德常理,置身度外不偏幫任何人,然而一切事情都在他掌握之中。




2028年,富司純子《扶桑花女孩》

揭開3個故事的連結,老奶奶雖然賺到額外的歲月,可是沒能擺脫命運的惡運,晚年她只能和一個機器人一起孤獨的生活,最終也沒能和孫子相認。我不覺这个故事 感動,只覺得悲哀和諷刺。也許死神讓她拥有更多的时间,重新找到人生目標,擁有家庭,并不是最好的决定。我想,我還是不能只著重過程,不在乎結果的人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