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17 January 2014

The Happening 不能說不失望



看了《特务S唛》,笑餐饱。第二天,才去看《破•天•慌•The Happening》。

只因一早就知道故事内容。海报虽然故弄玄虚,预告片却早已把底牌掀了开来。说的是一个奇异的人类大难。

电影也一开头就告诉观众发生了什么。在风和日丽的公园(总是由公园开始)某一瞬息之间,人们突然静止,接二连三地自杀。观众从头到尾,知其然不知所以然,不晓得人类为什么会不知觉,不可理喻地自毁?

电影通过科学老师告诉我们。自然界有些现象,本来就不是人类可以理解的。此话引导我们,这灾难,是大自然(树木?)的报复,是非意识的自然反应。电影也提 到政治阴谋、军方秘密研究的病毒(令人想到几年前的“沙士”瘟疫)等等。主角们经过的地点,背景有几座核子反应炉。有一回,进入的一间空屋,所有东西都是 假的。外面挂个牌子;说是示范屋。不过,令我联想到的是试核的假屋——《夺宝奇兵》第四集,老印第安那钟斯进错的那种屋子,核子试炸,他躲进冰箱避难,是 最漫画的天真想像,如果真的是核弹,哪里还活得下去——观众不懂发生了什么,相信导演也不晓得。就像我们不晓得当年恐龙为什么会灭亡(或许它们就是集体自 杀?)徒留现代科学家尽力想像,不知所以然。


理性的人类,都以为凡事有前因。我相信导演此戏的概念,是告诉观众另一种可能:“没有原因,发生了就是发生了。”老子的说法: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。“不仁”何解,可以做出不同解释。
因为“不仁”,看此戏会觉得恐怖,害怕;但奇怪的是,不会哀伤、或者哀而不伤。这是要赞一赞导演的。如果看了此戏,人人都觉得难过,就没有意思了。看了此戏,人人有想法,喜不喜欢,都可以。像观察自然现象那样,看这部电影,也是奇异的观影经验。

因为故事奇怪,戏中人的对白、演技,多少也有点奇怪。所以是一部疏离、脱离现实的电影。戏中的高潮,是男女主角共赴生死。人们常说;除死无大事。看破生死当然不容易,电影给了我们一个梦想或假设;天地有情,爱克服死亡。

声影游戏: 不仁还是有情? 2008/06/28
庄若



光影大地:确有悬疑魅力 2008/06/21
●亚萝夏

即使不喜欢奈沙马兰上一部作品《祸水•Lady in the Water 》,仍然认为应该去看他的新电影《破•天•慌•The Happening》。

很明显的,奈沙马兰是固执的以希治阁的入室弟子自居。他的作品独沽“神秘与悬疑”,只是故事更玄虚。而且他也学足紧张大师的“个人风格”,必在自己的电影中露面。

个人认为《破•天•慌》拍得颇出色,奈沙马兰的导演才华是无可置疑的。在这部电影中,悬疑与紧张的气氛与节奏,导演都拿捏得极精确,得心应手的吸引观众全神贯注于这一个玄虚无可解释的故事。

《破•天•慌》又会被人骂也是预料中事。理由和他在上一回的作品《阴森林•The Village》一样,观众有被他愚弄的不忿,而且是一而再的上当,更会认为他“不负责任”。

主要是因为“故事没有答案”。电影给观众看一些越想越心寒的情景。人类被称万物之灵却对这种“死亡之风”毫无对策,只有束手待毙。身为人类的观众当然希望 电影能给予解释,或者一个答案,但没有。这部电影的最神秘悬疑之处就是——不知道它怎么会发生,也不明白为什么它要发生。

毫无疑问,这一点很容易令人想起希治阁一部被低估的电影《鸟》。无以数计的乌鸦突然在几个地区攻击人类,然后它们又恢复常态。不过,希治阁这一部《乌》能令观众满意而不追究“为什么会如此”,奈沙马兰没有这份幸运。


其实,《破•天•慌》也会令人想起汤告鲁斯的《强战世界》。故事的格局与铺陈尤其相似,只不过把外星怪物改为神秘的风。

经过《村庄》的啼笑皆非后,对奈沙马兰的电影故事已有基本认识,所以不期待《破•天•慌》会有答案。

现在回想,《阴森林》的悬疑与紧张确是拍得出色,观众不必太介意被他愚弄,奈沙马兰只是在拍一个理想的乌托邦。

这一部《破•天•慌》,也可以说是一部“环保电影”。电影在“警告”人类——大自然会“报复”。

剧本最弱的是主角之间的描写与关系。还有一些古怪的配角也实在太古怪了,明显的是为电影营造的神秘悬疑,稍嫌过火。

马克华柏被批评演技不好,也是预料中事,成见肯定是重要因素。总不能因为人家壮硕粗犷,就说人家不适合这个角色不会演戏。




轉載了兩位專業影評人的影評,因為這一部電影可說是褒貶各執一詞,在電影論壇更是掀起罵戰,說爛片的被人罵不懂看電影,說不錯的被譏扮高深。從影評人的專業文章中看出普遍大眾看不到的角度,普羅大眾只關心最後高潮精不精彩,有沒有解釋原因,有多緊張。。。

我也是普羅大眾,只能說前半部的悬疑与紧张确是拍得不錯,而且是最低成本的驚悚片,你說拍樹影搖晃需要多少錢??我不要求電影一定要將原因一清二白的攤出 來給觀眾,單求情節引人入勝,例如導演喜歡的希治閣的《鳥》,也是沒有解釋鳥類攻擊人類的原因。可是我卻看得津津有味,不會想到要追究緣由。雖然一心想要 反駁大眾對 “the Happening” 的批評,可是卻發現自己有心無力。

沙馬蘭不是希治閣,沒有大師的深厚功力,只有其表而無其實。懸疑電影不容易拍,如果沒有精彩的劇情和轉折,失敗的機率极大。沙馬蘭一部《six sense》叫人眼前一亮,甚至是叫眾人媽媽聲的“The Village"我還是喜歡,可惜現在好像掉入了自己的創作瓶頸。

不過,我還是會期待M導的新作品,畢竟現在的好萊塢懸疑電影真是買少見少了。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